返回列表 發帖

毛澤東:給兒子開列的書單 歷史和武俠小說居多

中國自古代以來的經書典籍很多,想要人們一本本地讀過去,恐怕就是搭上大半條性命都不算完事,古人所謂的皓首窮經,也就是這個道理了,那麼這時要是有一張由讀書多的人開出來的書單在手,那可就不一樣了。這裡就有一份毛澤東為他的兒子們開的一張書單,今日讀來,頗有令人可玩味處。

  電視劇《延安頌》說到毛澤東給兒子寫信寄書的事。確實,在延安時毛澤東曾兩次寄書給正在蘇聯上中學的兒子岸英和岸青。

    1939年寄去的一批書,途中丟失了。1941年1月寄出第二批書時,他寫信說:關於寄書,前年我托西安林伯渠老同志寄了一大堆給你們少年集團,聽說沒有收到,真是可惜。現再酌檢一點寄上,大批的待後。少年集團,泛指和岸英、岸青一起讀書的中國學生。

  這是一批什麼書呢?毛澤東隨信附了一張書單,並註明了冊數。上面寫道:「精忠岳傳2,官場現形4,子不語正續3,三國誌4,高中外國史3,高中本國史2,中國經濟地理1,大眾哲學1,中國歷史教程1,蘭花夢奇傳1,峨嵋劍俠傳4,小五義6,續小五義6,聊齋誌異4,水滸4,薛剛反唐1,儒林外史2,何典1,清史演義2,洪秀全2,俠義江湖6。」

  細看這份書單,既在意料之中,又在意料之外。《高中外國史》、《高中本國史》、《中國經濟地理》和《中國歷史教程》,大概都是當時的中國教科書,可用來補充岸英他們只讀蘇聯教科書的不足。《大眾哲學》是書單中唯一的一本政治類書,毛澤東對艾思奇的這本著作曾反覆讀過,並和作者當面討論過,認為寫得通俗易懂,有利於馬克思主義哲學的普及。這些都在意料之中。

  古典文學和歷史小說在這份書單中佔有很大比重,也是意料之中的。因為毛澤東自己從青少年時代起就十分喜愛讀這些書。這裡的《三國誌》恐怕不是陳壽寫的記傳體史著,而是羅貫中的《三國誌演義》,1950年中華書局還曾以《三國誌》為名出版。《精忠岳傳》即清人錢彩編著的《說岳全傳》。洪秀全即清末黃小配寫的《洪秀全演義》,章太炎寫有序。《清史演義》,當時流行有三種:陸士鍔《清史演義》、蔡東藩《清史通俗演義》、許嘯天《清宮十三朝演義》。毛澤東寄出的,很可能是蔡東藩的。1936年毛澤東致電在西安的李克農:請購整套中國歷史演義兩部(包括各朝史演義)。就是指蔡東藩寫的《中國歷代通俗演義》。

  《子不語》是清朝乾隆年間的大才子袁枚寫的筆記小說,正編二十四卷,續編十卷,都是怪異的民間故事,包括神狐鬼怪、三教九流,長則數千字,短則幾十字,如《四耳貓》一則僅兩句:四川簡州,貓皆四耳。有從簡州來者,親為余言。書名取自《論語·述而》子不語怪力亂神。《何典》是清乾嘉年間上海才子張南莊用英語方言寫的諷刺滑稽小說,通篇描繪了陰曹地府裡的形形色色的鬼。劉半農於1926年獲得四十七年前的印本後,標點刊印,一年之內居然印發了兩版。魯迅對《何典》也非常感興趣,曾感歎訪而不得,故劉半農請他寫序時,竟在1926年5月25日一天內寫了《題記》和《為半農題記〈何典〉後作》兩篇文章,並向日本友人增田涉推薦,被收入日本編印的《世界幽默全集》。

  毛澤東向兒子推薦《子不語》、《何典》這兩種帶有野狐禪味道的書,似乎有點出乎意料之外,岸英他們畢竟還是中學生嘛。但更令人意外的是,毛澤東居然寄出了好幾部武俠小說。《小五義》、《續小五義》講的是七俠五義後代的故事。《峨嵋劍俠傳》類似著名武俠作家還珠樓主寫的《蜀山劍俠傳》。《俠義江湖》不知是否是平江不肖生的《江湖奇俠傳》或《俠義英雄傳》?現在風行的金庸、梁羽生、古龍等新派武俠,均源於這些武俠小說。武俠小說歷來遭到正統派人士的貶斥,卻在民間廣泛流布,遲至近年才引起學界的重視。中華書局《文史知識》雜誌設辟過武俠小說漫談專欄,學者陳平原著有《千年文人俠客夢》一書,中國人民大學開設過新武俠小說與中國傳統文化講壇。確實,青少年讀一些武俠小說,有利於開發思維能力。試看那些劍俠,上天入地,修身尋道,仗義除惡,既是江湖社會的折射,又突破了時空界限和人力界限,跟西方當代影視作品中的超人、魔幻形象異曲同工,極具幻想力。而思維幻想力是思維創造力的基礎。劍俠使出種種劍光斗武,或紫金色,或青白色,豈不就是激光武器?那些邪惡的劍俠,往往採集毒物用作武器,豈非就是細菌化學武器?

  武俠小說和《岳傳》、《三國》、《水滸》、《洪秀全》、《薛剛反唐》等歷史小說,是中華民族的尚武精神在文學創作中的反映,前者多用浪漫筆法,後者多用寫實筆法。浪漫的尚武,現實的英雄,構成了這些書的文化主調。而毛澤東的文化性格,正恰是充滿浪漫氣息和英雄氣概的。反觀時下為提高學生素質而推出的種種必讀書目,誰會選入《子不語》、《何典》、《小五義》、《峨嵋劍俠傳》、《薛剛反唐》等?這是胸襟所使然!

  《蘭花夢奇傳》,筆者查過一些資料,未見著錄,望有識者補正。

返回列表